神医废材妃

作者:连玦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容煌有些无语的,凝着怀中的人儿,如果不是知道这孩子怎么来的,就她这问题,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想好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除了他,她还能有别的男人,跟她一起造小人?!

    “咳”云芷汐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很傻,可是她是真的想不通啊,只能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容煌:“”他算是看出来了,怀上娃儿的媳妇儿,智商已经呈现下降的趋势,他不得不提示道,“梦回太古,总归是一场梦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云芷汐恍然大悟,却皱眉道,“可我们不是靠着这个,真实的回到了太古么?我是真的去到了太古,在那边经历了一百年啊,我的修为也涨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就不科学了吧。

    她的修为都变化了,那太古三尊之一麒君的原体,她也是拿到的了,怎么她怀上的孩子,在她体内就没变化呢?

    “你所经历过的,我们的孩子并未经历过。麒君属于太古,但你我之子不属于太古。”容煌简单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云芷汐皱了皱眉,虽然还不算太理解,但她此时脑子还有些晕晕沉沉的,也就不去想太多了,反正知道孩子是他的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可还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容煌见她蹙着眉揉额的,已伸手帮她轻揉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他手劲把握得好,云芷汐被揉得舒服,闻言只哼哼了两声,就慵懒的半躺在男人的怀里,让他“伺候”着。

    看她一副懒猫儿的模样,容煌便知她没有大碍,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,慢慢的帮她舒拓着昏沉的脑袋,又帮她舒了一遍筋骨。

    云芷汐感受着他有力的手,轻捏过她颈椎,落在她后腰上时,却避开了她敏感的穴位,轻轻的揉了揉她发软的粗腰。

    他在认真的照顾她,不藏半点撩拨,似将她奉为珍宝,细细的拿捏拾掇,揉得她的心都软成了一滩春水。

    “煌煌。”云芷汐轻声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容煌抬眸询问的看向她,长长的睫上有泽光洗过,更显得他墨睫如画,根根细腻均匀的铺展着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嗯,不想让我再生么,怎么会”云芷汐是知道容煌因着小墨墨出生,觉得她被儿子霸占了,不愿意再让她生来着。

    嗯,其实她更知道,这色胚子是不爽她怀孕的时候,他做坏事不能太大幅度,他那时候总咬牙切齿的,在她耳边说以后再也不生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有些不“幸”福。

    她产小墨墨那会,也是有点九死一生的,虽然后来得到的好处很大,可他心里一直记着那些不好的,因而每次完事他总会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她会问出“孩子谁的?”,这种傻问题的根源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小墨墨以后,她也一直没有想再生的念头,一来她很忙,二来总觉得陪着儿子的时间,本来就少了,若是再生的话,更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唉”想到小墨墨,云芷汐没有太多将要再为人母的喜悦,她心里更想着去找回儿子,而不是再生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。”容煌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干脆躺下的将人儿拥入怀里,一手轻抚着她的背。

    而后他才在她耳边柔声道,“这虽是意外,但我很欢喜,也许他们知道哥哥要走了,所以在这时候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云芷汐默默的抱着容煌的颈,心里因着他这样的解释,有些酸楚的触动,却又觉得也许真就像他所说的,因为知道哥哥要走,所以他们来陪她。

    还不是一个,是三个。

    “等你生下来,我们就去我曾经住的地方,我再托更多的人去找臭小子的下落,等有线索了,我们就去寻他,可好?”容煌安排道。

    云芷汐本想现在就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次在太古,虽境界涨了,但身体留下了隐疾,要慢慢调养。这一次又是怀的三胎,可不比你怀着小墨墨那会,还能让你四处打来打去,先养好了,我们再去,不要急。”容煌却细声的再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”云芷汐张嘴正要说点啥。

    容煌却轻吻了吻她的唇角,“天域和玄天大陆都千疮百孔的,你也不可能就这么撒手走了吧?爹、娘,姥爷他们刚失去了小墨墨,你若这种时候执意走,他们又要难过,却不能劝你别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云芷汐果然心口一提的问道,“怎么了?爹娘,姥爷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事,你别担心。但有些人,可能你再也见不到了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容煌见她不再执着于小墨墨的事,也引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云芷汐微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黑白长老,虎皮,毒蝎子,明灿,闻人素山,老会长田问天,还有”容煌顿了顿,语气微有迟滞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?”云芷汐心头发堵的追问道,她知道接下来这个人,恐怕跟她关系更亲近,否则容煌不会迟滞。

    “闻人流旭为掩护闻人小辈们撤离,带着一支死士自爆了,其他的流字辈闻人族人都在。”容煌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芷汐闭上了双眸,眼前浮现出闻人流旭年轻的脸庞,黑白长老让人铭记的造型,虎皮丑到每见一次,她都要吐一次的容貌。

    还有毒蝎子师叔和明灿师叔,丹皇师父一下子失去两个好兄弟,现在一定很痛苦,而她那邪师父又杳无音讯的,他老人家怕是难熬了。

    素山舅舅没了,六太姥爷唯一的儿子没了,唉

    还有老会长,他帮了她不少,如今却也不在了,炼药师公会怕是也糟了重创,否则老会长不会拼到死。

    她亲近的这些人,都死了这么多个,只怕天域真的是千疮百孔了,否则怎么会轮到他们去死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,玄天大陆怎么样?”云芷汐重新张开眼的,看着容煌问道。

    尽管玄天大陆上的很多亲友,都被她迁来了天域,可还有那么些个让她挂心的人,并没有上来。

    而容煌听问,果然半垂下了眸的,怜惜的看着她道,“风老爷子,陨了。”

    云芷汐心中一痛,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风战天这个老爷子,在她在中域最困难的时候,一次次的帮过她,哪怕她要带人来天域,他也不肯跟着来,老爷子其实是想帮她守住神医营,她知道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

    恐怕就是死于守护神医营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祭拜他。”容煌帮她拭去泪水,又轻吻着她潮湿的眼睑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云芷汐点点头,却伏在他肩窝里嘤嘤的哭。

    容煌听得心酸涨疼,只能柔声的哄着,轻轻的吻着,好半晌才将人儿哄住,但因为太伤感,所以虽然只是哭了一会,云芷汐却已经很累,双眼也都肿了。

    “倒是多愁善感了。”云芷汐捂着酸胀的眼,觉得战后她哭得真多,算起来都是在孕期里,她这样对孩子可不好。

    “乖了,哭完这次就不哭了。”容煌知道她需要宣泄,但这俩次她哭得够悲怆了,以后他是不许她哭了。

    云芷汐点点头,她本也不是爱哭的人,只是真的很难过,忍不住罢了。心里想着,眼上又有些泪意,她忙忍住了。

    容煌拉下她的手,微凉的修长玉指,帮她舒缓着眼部的不适,也让她的心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她眼睛好了,她却依然抱着容煌不撒手,脑袋也枕在他肩上,她也不说话,就是想这样安静的抱着他。

    容煌也没有开口,他就轻搂着人儿的腰肢,手掌有一下没一下的,轻抚着她因怀孕,而粗了不少的腰,目光则专注的,侧凝着靠着他的人儿。

    云芷汐有时抬眸看着他,有时半闭着眼,似发了好一会的呆,就紧紧的抱住他的窄腰,“幸好你在”

    有他陪着,这是她最大的幸运。

    否则她无法想象,她一个人要怎么经历这些事。

    或者

    现在不在的人不是小墨墨,而是他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想对儿子不太公平,但云芷汐不得不承认,如果现在是容煌不在了,她只怕已经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一直在。”容煌在她耳边承诺,从今往后他也绝不会再离开她,他必会一直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云芷汐唇角微扬,她知道他说了这话,自是有把握才说的,他以后不会再离开了,她那点儿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彷徨,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”可惜某肚子特不识趣,居然在这种超级温馨的时刻发出声响,还响得不要不要的!这可真是

    云芷汐捂脸!她想消失,想去仙境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很久,没有发出过这种饥饿的声音了,偏偏是在这种时候!哎呀喵了个咪的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她这样子

    “呵”看得容煌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云芷汐却以为他笑她出糗,顿时狡辩道,“不是我叫的,是你儿子!不是我饿,是你儿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容煌大笑出声,又抱着人儿起身的道,“是了,是了,为夫知道不是我的汐儿饿了,这咕咕叫也不是你在叫,是我们儿子在叫。”

    云芷汐:“”儿子,这锅你得背!

    题外话

    新书狂医废材妃已经签约好了,之前参加发文第一天的抢楼、留言活动,并获奖的亲亲们,本座会安排大管家在最近给你们发奖励啦,么么哒3谢谢支持昂!哈哈哈

    ps:新书的主角是小墨墨,但剧情和设定,一定是亲亲们万万想不到的,哈哈哈哈

    请记住连玦《神医废材妃》永久免费阅读网址: http://www.yzsqc.com/shenyifeicaifei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