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野韵事

作者:奏月情伤

    随着杨二龙跟李香云一番云雨结束后,二人才是缓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,倒是杨二龙回来后,老是发现自己眼皮不断的跳,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一样,不过对于具体要发生啥子事,他却是不知道,也不知道怎么说,反正,就有种,要忽然离开这个世间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石头捶的,我是咋了?咋老是感觉有点怪怪的…”

    后续杨二龙回到了舅妈家里,此刻只见王妍正在弄着好吃的饭菜,瞧着二龙进到了屋里来,她先是笑了笑,叫了几声二龙,该吃饭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杨二龙,却像是没有听到她在说啥一样,继续自顾自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这人!是不是不想理我了…”

    瞧着杨二龙自顾自的进了他的屋子,完全把自己当作是空气,登时王妍心里就来气,赶忙的追进了杨二龙的屋子里,此刻只瞧见杨二龙眼神呆愣愣的盯着自家的天花板看,而且嘴里老实嘟噜些她完全听不懂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二龙…你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妍瞧着杨二龙很是不对劲,当即便是伸手去摇晃他的肩膀,不过无论她怎么摇晃,杨二龙就是不理会她,一个念头忽然的在王妍心里闪烁,他疯了…

    “啊!不要,二龙,我不许你这样,不许你疯…”

    顿时,王妍急了,急出了眼泪,但这些似乎都已经于事无补,因为杨二龙此刻整个身躯就像是定格住了一样,完全不去理会王妍,而王妍渐渐地,心里本来那对未来美好的憧憬,瞬间就在她的内心崩塌了,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了柔软的内心深处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二龙,你可不要吓唬我呀…呜呜…”

    此刻杨二龙似乎还是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在跳,完全不知道,此刻的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,而且,还在无意间伤害了一个他非常在意的人。

    对于杨二龙的反常,王妍赶紧的叫来了他舅妈李兰花和周大鹏,对于杨二龙这般模样,说真的,当时把李兰花和周大鹏都吓傻了,毕竟要是杨二龙疯了的话,那对他二老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,想想好端端的一个人,好不容易出门去打工,然后好端端的回来,但这说疯了就疯了,这怎么能不让人觉得忽然。

    “二龙!你好好看看舅妈,我是你舅妈啊!”

    “二龙…呜呜…”

    瞧着杨二龙这症状,周大鹏神色猛然一变,当即便就跑到了李家村的村口,找了村医李大伯过来,这李大伯在以往的章节里有所提到,他是李家村当地出了名的老中医,瞧人瞧事,那可叫一个准,但凡是他看过的人,基本上都是药到病除,不过,他还有一个隐藏着许多年都未曾被人所知的职业,那就是,术士。

    在整个李家村,除了李村长稍微知道一点风声外,就唯有周大鹏知晓了,不过,周大鹏也知道,要想请李大伯来,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好在,周大鹏在许多年以前,曾因为年少,救过李大伯一命,所以,能请动。

    很快,李大伯就来到了杨二龙的屋里,当这老头一瞧见杨二龙时,瞬间就傻住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!二龙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瞧着李大伯神色间露出了异色,当即,他舅妈李兰花慌是询问,却见李大伯先是一愣,随即才是无奈的言道:“唉!此子命中的劫数,恐怕已经是无法逃脱了!”

    “啥劫数?大伯,你有啥就说吧,二龙从小就没了爹娘,是我一手一手的看着长大,从小都是健健康康的。”

    李兰花听得李大伯这话,当即,她的内心便是抖了起来,说真的,这么些年,她已经将二龙看成了自己的亲儿子什么事都会考虑到他。

    “唉…死结,无解!兰花娃,我能做的,只能是让他醒过来了,至于他什么时候去,那只能是听天由命了!”

    李大伯无奈的摇头说着,接着便是站到了杨二龙的身前,随后,也不知他手中比划了多少个谁也看不懂的动作,接着便是在杨二龙的耳边轻轻的一拍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杨二龙还在呆呆的发楞着,当听得这么一巴掌的拍打声,当即他就猛然回过神来,不过当他瞧着王妍在哭,舅妈的眼圈红肿,舅舅的神色显得很是无奈,还有村里的老中医站在他的身边时,他才是意识到,事情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舅妈,舅舅,你们咋用这种眼神瞧我啊?”

    “唉…二龙,你是不是最近遇上了啥子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啊,舅妈…”

    听得舅妈突然来这么句话,杨二龙当即很是不明所以的回话,之后则是瞧向村里的老中医李大伯。

    “大爷…我…我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…老头子我也是快入土的人了,既然你小子这么问我,老头子我也不怕啥子天数人命了,小家伙,你出门在外,是不是遇上什么不该遇上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额…这个,没有啊…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闯祸?”

    瞧着老中医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,杨二龙才是诚实的点点头:“有!”

    “唉…你这小家伙,你闯祸是小,你可知道,你这一劫必死?”

    “啥子意思?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二龙吧,小家伙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想死,就别离开村子,不然,你出了村子,你活不过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杨二龙还想问啥,结果却是瞧见李大伯的脸色巨变,似乎有什么祸事降到了他的头上,他慌是咳嗽两下,便是赶紧的离开了周大鹏家,末了还不忘提醒杨二龙,千万不要离开村子,更不要再去外边打工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”

    对于杨二龙醒过来,李兰花跟王妍还是特别高兴的,毕竟咋说呢,至少杨二龙没有疯,还是正常的,不过,倒是周大鹏,开始沉思起来,时不时的瞧向杨二龙,他总是觉得,二龙的一举一动,似乎都透露着不对劲的感觉,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劲,却又是在心里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二龙,你还去帝都吗?”

    “去啊,舅舅,咋能不去,我要是不去外边闯,我以后那什么来娶妍妍啊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可你没听李大伯说吗,你不能去?去不得!”

    “有啥子去不得的,李大伯他一大把岁数了,难道说啥你都相信?”

    “唉…你小子,咋就不信邪呢,我是留不住你,毕竟你已经长大了,但是,老一辈人说的话,还是有他们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…我还是去吧,主要是村里也没有啥子经济来源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随你小子的吧。”

    周大鹏说完,便去了自家的堂屋门外抽闷烟去了,而对于李大伯说的话,李兰花却并没有放在心里,毕竟,她也不知晓李大伯是术士的事情,而周大鹏,则是有着那么一丝的担忧,但想想,腿长在杨二龙的身上,他要是走,自己铁定是留不下,没法,他也只能是郁闷的抽着烟,希望李大伯说的话是假的吧。

    一转眼,就到了杨二龙该回帝都的时日了,周大鹏一家将杨二龙送上了汽车,之后,便就坐车往李家村的路上赶,但车子还没到一半的道路,周大鹏的手机就迅速的响起,拿起来电显示一看,是筑城派出所的,当时周大鹏还觉得奇怪,咋派出所的还打电话给自己了呢,不过当听得对方所说的情况后,他手机登时就被颠簸的汽车抖落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,这里是筑城花溪区派出所,我们现在正在筑城省级医院,请问你是杨二龙的家属吗?还请你快来筑城一趟,杨二龙由于在坐出租车赶往筑城机场的途中,因一辆大卡的司机驾驶失控,现在人已经死亡!还请快些来筑城省级医院料理后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警察同志,您还请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随着电话里再次重复所述情况,周大鹏愣住了,由于他用的电话是老人机,声音比较大,同时,一旁的李兰花傻了,接着,她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在车里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啊!造孽啊!老天!”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在李兰花身旁的王妍,细细的眼泪则是顺着眼角,落到了汽车的座椅上,随后汽车司机听到了车里的动静,当即便是停住了车,而后,赶紧的询问情况,当得知李兰花一家亲人死去的讯息后,赶忙的打电话叫了一辆县城的出租车,让其将李兰花一家送往筑城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李家村的村头,李大伯的家里,只瞧见李大伯无神的瞧着自家的窗外,嘴里无奈的说道:“唉…你个不听话的孩子,要是听我老头子的话,你也不会走…唉…”

    对于杨二龙死的消息,也是通过媒体的播报,迅速的,传到了帝都,帝豪酒店的所有高层,对于深爱着杨二龙的人,当日,才是五六个小时不到,整个帝豪酒店与杨二龙有所关系的人,都赶到了筑城,而随着杨二龙的尸首被抬回了李家村,这行人也是跟着去了李家村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但凡是跟杨二龙有过一些事情的女人,都哭了,瞧着杨二龙硬邦邦的躺在凉席上,而此时,跟杨二龙在帝豪酒店一起共事的兄弟们,才是明白,杨二龙所说的不假,李家村果然是春天不冷的地方,而且美女,确实是够水灵的,不过此刻这行帝豪酒店的人却是没有这闲工夫去关注这些,他们此刻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杨二龙的身上。

    作为保安队的队长,此刻他带领着保安部半数的人,同时对着杨二龙行了个军礼,随后是杨二龙认识的朋友们的探望,最后,才是将杨二龙的躯体完整的装进了棺材里。

    就这样,杨二龙的遗体在阵阵的哀乐中,在舅妈家停了七天,之后,便在一众女人的哭声中埋在了李兰花家原来老房子的后山腰上,事后,帝豪酒店的一众离开,与杨二龙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以及亲人们开始料理了后事,倒是此刻,在众人都走了之后,杨二龙所埋下的坟前,出现了个穿着一席白色中山装的男子,这人要是杨二龙还活着,一定认识,他的师傅,毛大军。

    此刻只见这毛大军神色无奈的瞧着杨二龙的坟,之后才是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唉…我毛大军一生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,结果你小子居然先走了,不过,你想走,没经过我的同意,你能走?”

    这毛大军说着,大手便是对着杨二龙的坟墓凭空一探,接着,一缕淡青色的气体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,而随着他轻轻的一挥动,只见一道与他手中淡青色相似的气体从坟墓中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好你小子修炼还算是上心,魂魄还没有散去,不然为师也是救不了你,唉…”

    说着,这毛大军便是将飘起来的那缕淡青色气体抓在手,往后则是纵身一跃,跳上了这座后山的山顶,之后则是淡淡的对着世间说道:“尘归尘,土归土,既然你已死,那生前的所有缘法,就归零吧,归零!”

    说完,这毛大军也不知是怎么走的,刚才整个山头还狂风大骤,但此刻却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,很是平静。

    至于毛大军带着杨二龙去了哪里,后续无人得知,而毛大军也从此,再未出现在这世间。

    对于杨二龙的死讯,可是高兴坏了帝都的死敌,秦浩,此刻对于秦浩来说,杨二龙一走,他就又有机会追求刘杨了,三年后,刘杨在秦浩的万般攻势下,嫁给了秦浩,虽然很不情愿,但没法,家族是她无法改变的命运,因为秦氏集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忽然的变得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纵然刘杨嫁给了秦浩,但每个孤寂的夜里,她还是回想起那么一个人,那个让他难以忘却的人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李家村跟杨二龙有所关系的女人,则是在杨二龙走后,都从未曾嫁过,不管是谁来提亲,纵然是父母同意,但这些女人,都死守着不嫁。

    而同样是在帝都深深喜欢着杨二龙的李雪,重新回到帝都后,则是大病了一场,而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在家人的反对之下,考入了世界名校哈佛大学的神学系,她的心里一直有个结,那就是,想办法复活他,杨二龙,那个在她掀起她生命中波澜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唯一的遗憾是,李兰花一夜间,头发全白了,而且不时她还老是感觉到,杨二龙那孩子就在家里,哪里都没去,不过有时候,李兰花则是会默默的一个人留着眼泪,她从未想过,杨二龙会这般走,而且还是这么的突然。

    “妈…天色晚了,我们回房休息吧?”

    “妍妍,你有没有看到,二龙他就在堂屋外,他说,他今天打了一头很大的野猪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妈…我看到了,看到了…”

    从杨二龙走后,王妍便自己改口,叫李兰花妈妈,瞧着李兰花的双眼无神,王妍默默无声的哭了,其实她真的很伤心,对于杨二龙就这么走了,但,她无法改变,她只能相信,二龙就一直活在她的身边,每晚,二龙都会回来,搂着她,并且要她。

    随着夜已深,王妍关上了自家的房门。

    【完】

    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,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yzsqca
    秒记99小说奏月情伤小说《乡野韵事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yzsqc.com/xiangyeyunshi/